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我移情恋上堂哥

使用说明:请输入查询关键词,例如:情感故事

我移情恋上堂哥

倾诉人:李秋秋29岁库管

采写:本报记者李芸红

情感受挫私奔省城

我曾经是个幸福的女人。以前老公对我特别好。我们家在朔州郊区,老公在我们家乡一带做工程,渐渐有了钱。老公生意做大后,我就专职在家打理家务,有时也帮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结算、跑跑腿什么的。

也许真是男人有钱就变坏。手上有钱之后,我老公开始在外面有女人,而且不止一个。每次被我发现,他都发誓说不敢了,但过不了半个月,他的老毛病就又犯了。有时候我查他的手机短信,看到叫他老公的女人就有好几个。我是那种特别较真儿的人,对感情很专一,占有欲也很强。我想过离婚,但家人和朋友知道后都劝我说他只要往家里拿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算了,但我还是想不开。我不知道现在的人都怎么了,思想都这么开放。周围没有一个人能理解我,都觉得我是有福不会享,吃饱了撑的。所以我心里的委屈,也只有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咽。

我本来不喜欢打麻将,但家里这种情况,使我情绪极度低落,干什么也没心思,逐渐迷上了麻将,我想用麻将来麻醉自己,免得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

在麻将桌上我认识了杨帆,他跟我一般大,也是我们当地人。当时他因为工作不顺利女朋友跟他分了手,所以也每天混在麻将桌上度日。

也许是因为同病相怜,也许我觉得杨帆很细心,很会体贴女人,人长得也不错,更重要的原因是我觉得这样报复我老公,心理上多少找到了点平衡。我投进了杨帆的怀抱。

本来我以为老公会跟我互不干涉,没想到他自己在外边沾花惹草,却不能容忍我跟杨帆的关系。发现我跟杨帆的关系后,老公把我打了个半死,还找了些人把杨帆也毒打了一顿。

出于一种报复的心态,我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举动,从家里带了12万元跟杨帆私奔了。我们来到了省城太原。

颠沛的私奔生活

我跟杨帆私奔到太原后,在建南汽车站附近安顿了下来。我们一直想投资做个生意,后来杨帆张罗着做汽配生意。我也没别的路子,更不想坐吃山空,就同意了。杨帆把我们手里的钱基本上都拿了出来,在建南租了个门面做汽配生意。

杨帆对我很好,可是,他是那种做不了生意的人。一年做下来亏了近5万多元,我看实在不行了,就让他将生意低价转让了。杨帆觉得在我面前特没面子,他本来是想赚到钱让我跟他过好日子的,这样一来,他觉得亏了我的老本,所以很不甘心地想把亏损的钱赚回来,就去赌博。结果可想而知,不仅没赢回来钱,反而又输了3万多元。

没钱万事难。我和杨帆退掉了以前600元租金的房子,在太原租那种最便宜没有暖气的房子祝生活最困难的时候,一天的花销我控制在5元钱以内。

我以前一直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哪吃过这种苦埃有时候真想回去,家里的老公刚开始也找过我,但我知道我回不了头了,即使我回去我们也没办法过下去了,杨帆虽然没什么本事,但对我特别得好,我也不能在困难的时候丢下他走掉埃

没办法,好在我外貌和身材都还不错,就去给酒店当服务员。杨帆却一直没有什么合适的事情做。杨帆对我说:“我绝不会主动赶你走,你如果受不了跟我过这穷日子想走,我也绝不会阻拦你。”我说我不会离开你的,除非你不要我了。

那段日子我们一直在焦头烂额的烦躁中度过。

穷困潦倒投奔亲人

杨帆有个堂哥在太原混得不错,杨帆跟他堂哥是从小一起在奶奶家长大的,他对堂哥崇拜而敬重,从不肯为小事麻烦他。我们是私奔出来的,到现在我也没有跟老公办离婚手续,而且生意又做得那么差,爱面子的杨帆来到太原后一直没有拜访过堂哥。堂哥听一个老乡说过我们的情况后,直接找到我们说:“怎么不早说?还等什么,你们到我这里来吧!”

杨帆的堂哥是一家外贸公司经理,称得上成功人士。杨帆的嫂子也是做贸易的,是个部门主任,一个精明干练的女子。他们住在太原很好的一个社区,房子是复式的,两个人都有车子,与我们的境遇可谓天壤之别。

堂哥让杨帆去他公司做,不过只能从最底层做起,这就意味着要经常在省内出差。杨帆迟疑半天说:只要赚钱多就可以。

几天后,杨帆进了堂哥所在的公司,我去了一家洋酒公司做库管,凭堂哥的周旋能力,这一切都没费一丝力气。

堂哥执意要我们先住到他家一楼的一间客房,我和杨帆在这个城市就有了舒舒服服的小窝。

杨帆一周也就回家一两次,甚至一周不回也算不得稀奇。嫂子也常在大城市出差,堂哥常有应酬,偌大的家只我一个人呆着,就显得寂寥。寂寞的夜晚,我常常一个人在电脑上玩游戏聊天,只有杨帆回来,我才会觉得心里踏实。

爱上不该爱的人

有一次,我加班回来得比较晚,堂哥正好也刚进家门,我得知他没有吃晚餐,便用一种报恩的心情在厨房里很细致地做了好几样小菜,招呼堂哥一起吃。

堂哥笑笑,坐下来一起吃饭。刚开始他还能保持平日那种优雅的风度,吃到后来,他吃得那么贪婪,像饿坏了的孩子。放下碗筷堂哥感慨地说:这是我几年中吃得最香的一顿饭菜,以后你常做,我常常回来吃,好不好?我说好埃我一直都想为他和嫂子做点什么,也算回报了堂哥对我们的好。更何况我一个人吃饭也吃不出什么味道来。

堂哥常早早地回来,应酬也少了,总是边吃边说:还是家里的饭菜养人。偶尔,杨帆或者嫂子回来了,我就多做上几个菜,几个人围着餐桌说说笑笑地吃饭,堂哥就兴奋地说:这才像家的样子。

嫂子一直是那种比较犀利的女人,我和杨帆住在她家,她从没表示过不满。但也常表现出拒人千里的样子,从不主动搭讪。有时也愉快地吃我做的饭菜,但饭后就上楼,除了洗澡从不下来。

有时候我就想堂哥和嫂子维持的究竟是一桩什么样的婚姻?也许他们都太自立了,我觉得他们不像夫妻倒更像朋友。这样想着心里会有莫名的念头滑过:如我嫁了堂哥这样的男人,我会放弃所有去给他温情的。人总是这样,攥在手里时不知道珍惜。

晚饭常是我和堂哥两个人,吃完饭,我去玩游戏,他看新闻频道,有时候他会凑过来看,从来没玩过游戏的他,看我输了,就抢过电脑。再后来,我们就一起玩。房间里经常会传来我们的笑声。

坐在公司里,我心里会想他此刻在干什么,晚上应该烧什么菜,才能合他的胃口,那些天跑菜场对我来说成了天大的事情。有时候堂哥有应酬不回来,我就感到无比的失落。

我意识到自己爱上堂哥了。我被这样的念头吓住了。对自己说了一万条不该喜欢堂哥的理由,但我身体的所有器官根本不听我的使唤,还是把所有的热忱都投入到跟堂哥在一起的时光。

关了那道不该开启的门

无论我是个多么高明的表演家,我都无法掩饰对堂哥的喜爱,藏匿在我心中的一切情愫,堂哥是最为明了的。

后来,堂哥不再回家吃晚饭,我知道他怕了,害怕单独面对我,他出门前,都要望一眼我房间的门,那目光里满是眷恋与挣扎。

有一天,我实在忍不住了,给他打电话,让他回来吃饭。我对他说,吃完这顿饭,我就搬走。他飞快地回到家,看到餐桌前的我,说了句你说的是什么屁话?谁让你搬走了?我的泪无声无息滑下来。手被攥了过去,慢慢地,我被他拥在了怀里。我哭出了声:“我爱你。”

终于,两个人都意乱情迷,他抱着我走向卧室。当我们的身体交合在一起,我泪流满面,我不敢望着他,一直闭着眼睛。我猛地听到他大声喊:“李秋秋,我爱你!”

一切平息后,他羞愧万分地说,对不起原谅我,我不应该这样。听到他这么说,我泪如雨下。对我而言,我什么也不想要,只想跟自己喜欢的男人在一起便足够了。

杨帆不在的时候,我无法压抑地会在半夜悄悄溜进堂哥的房间,在黑暗中紧紧抱着我爱的这个男人。堂哥每次都会说,你疯了?这是最后一次,但每回他都会给我留门。

有一次,嫂子在隔壁房间听到动静,来敲堂哥的门,我们都吓坏了。我躲到了窗帘后边的阳台上。好在她只是站在门口问了一下,没有进房间来。

第二天,堂哥对我说:“秋秋,真的不能再继续了。”我也点头同意了。后来,我忍不住再去找他,他的门真的上了锁。在这样的煎熬中,我终于决定搬家。我对杨帆说,自己不喜欢寄人篱下的感觉,杨帆没多想就同意了。

搬走的那天,我收到了堂哥的短信:“我是爱你的,却有太多不能够爱你的理由。”我哭了,一个月过去了,我还是走不出伤痛。从杨帆的嘴里关注着堂哥的一切讯息,得知一点跟他有关的消息,都会让我泪流不止。

本文地址:http://www.shahaizi.com/wenzhang_gushi_3.php?id=14610&s=1172827054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