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我的新欢是好哥们的女友

使用说明:请输入查询关键词,例如:情感故事

我的新欢是好哥们的女友

世界很大,大到一不小心就可能把爱的人丢失在人海里;世界又很小,小到不该相遇的两个人转来转去却总在同一个小圈子里。

徐伟想不明白,为什么偏偏自己遭遇了这样的事?好不容易找到今生的最爱,她却是好朋友念念不忘的人。

一边是友情,一边是爱情,徐伟迷惑了,不知是该自私一点,还是该成全别人的爱情?

徐伟很后悔,如果自己不那么急着给赵龙看小蕊的照片该多好,那样,自己就不会落入如此两难的境地。可那样就能躲开一切吗?

我今年30岁了,这是我第一次正经八百地谈恋爱,或者说,是我第一次有了谈恋爱的感觉。以前,通过朋友认识的女孩儿也不少,还有相亲见过的那些姑娘,虽然也走动过,但大多是走形式,我从来没有过别人说的那种感觉——心动啊,兴奋啊,热血沸腾啊……赵龙还曾笑话过我,说我是个冷血动物,患了“感情麻痹症”,还说我这辈子难有激情燃烧的爱情。我也怀疑过自己,是不是天生就有问题,要不怎么就找不着爱情的感觉呢?直到去年6月份,小蕊出现的时候,爱情的感觉终于来了。

去年6月,我借出差的机会,在北京逗留了两天,为了见几个朋友。那天晚上,朋友大李把几个哥们儿叫在一起,在饭店给我接风。大李的老婆和我也很熟,她那天带去了一个女友,就是小蕊。小蕊长得称不上漂亮,但她属于那种越看越耐看的人,笑的时候,左脸颊上有个小酒窝,特别可爱。她本来和大李的老婆约好去逛街的,结果被拽来跟我们一起吃饭。因为和我们不熟悉,她显得很安静,很少说话,我坐在她旁边,就不停地给她夹菜,照顾着她。大李喝高了,撺掇着大伙儿起哄,非让我管小蕊要电话号码。

大李嚷嚷着说:“徐伟,你不是还没有女朋友吗?正好,小蕊也没有男朋友,你们俩郎才女貌,正好是一对!”

大李的老婆也跟着起哄,推搡着小蕊,让她把电话号码给我。她说:“徐伟,小蕊可有不少人追呢,要不是她刚和以前的男朋友分手,怎么也轮不到你呀!机会难得,你可要抓住了!”

“你喝多了吧!”小蕊嗔怪地推了大李的老婆一下,脸腾地红了,不好意思地看着我,说:“别听她胡说!”

不知是喝了酒的缘故,还是大家的起哄刺激了我,还是别的什么原因,我忽然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一股热血直冲头顶,人忽然变得耳聪目明的,像吃了兴奋剂一般。我看着小蕊羞红的脸,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握住了她的手,说:“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希望我们能成为朋友!”

大家爆发出震耳的哄笑声,在他们的半强迫下,我和小蕊交换了手机号码。

这件事本来有些像闹剧,可我却记住了小蕊。我带着她的电话号码回了天津,当天晚上,就给她发了第一条短信。

徐伟终于恋爱了,他和小蕊的感情迅速升温,很快变成了热恋。初尝爱情甜蜜滋味的徐伟,没有急着把好消息告诉好朋友赵龙。

赵龙是我的初中同学,我们是十几年的铁哥们儿了,关系好得像亲兄弟。他是个内向的人,当着生人不太喜欢说话,交际不如我广泛,但他心眼儿特实在,对谁好不会只挂在嘴边,而是会真真切切地体现在行动上。

记得我刚工作那会儿,和家里人闹得很不愉快,我爸指着我的鼻子,把我骂出了家门,是赵龙收留了我,我什么东西也没带出来,他就把他最好的衣服给我穿,还帮我买了全套的生活用品。半年前,我因为受不了上司的颐指气使,毅然辞职,在找到新工作以前,一直靠吃方便面过日子。那时,赵龙正在谈恋爱,每个星期都要陪女朋友,忙得不可开交,可他还是会抽出时间来看我,陪我喝酒。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还给过我钱,帮我四处投简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嘛:患难之交才是真朋友。赵龙就是那种到什么时候都不会抛弃我的朋友。

不光对哥们儿,赵龙对女朋友也是一心一意、实打实地好。他这个人,轻易不动感情,一旦动了情那就是真的。他很少跟我说他和女朋友之间的事,只有一次,我们一起喝酒,他有些喝多了,对我聊起了他的女朋友。

“徐伟,你知道吗?我从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女孩子,她那么美,那么可爱,像个善良的小兔子,让我恨不能把她捧在手里、含在嘴里!恨不得把心掏出来给她!”

他像自言自语一样,一边喝酒,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眼睛看着酒吧里灯光昏暗的地方,嘴角始终带着笑。我从没见过他那么幸福、那么陶醉过,虽然体会不到那种爱的感觉,我却被他的深情感动了。我想,那个不知叫什么名字的女孩儿这辈子遇到了赵龙这样的男人,真是前世修来的福分。

可是,忽然有一天,赵龙来找我,还是在那家酒吧里,他喝着酒,却哭了,哭得特别伤心。

“徐伟,她不要我了,她和我分手了!她说她要走,离开天津,让我把她忘了!”

“为什么呀?她要分手总得有个理由吧?”

“理由?她说我让她太累了,说我对她太好了让她有压力。她还说我不会表达感情,连‘我爱你’都没说过……可是,徐伟你说,爱一个人非要说出来吗?非要说‘我爱你’才是真的吗?”

那天,赵龙醉得不省人事,是我把他扛回家的。那时,我特别恨他那个女朋友,怎么能这么伤害一个爱她的男人呢!

从那以后,赵龙就更不爱说话了。他用了很长时间才恢复过来,只有在喝酒的时候,才会提起那个“她”。我知道他还想着那个女孩儿,心里的伤还没好。所以,刚开始,我没告诉他我谈恋爱的事,我怕我的幸福会让他心里更不好受。

幸福的感觉是需要分享的,徐伟还是没忍住,把女友的照片给赵龙看了,于是,风云突变……

我和小蕊的感情发展很顺利,虽然不在一个城市,但通过网络和电话,我们也沟通得很好。小蕊说,当我握住她的手时,让她有了心动的感觉。她说,她以前的男朋友就是太内向了,从不主动牵她的手,也不会说情话,她等了一年多,也没等来最重要的那三个字,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让她感到非常累,终于提出了分手。

“女孩子都非常在意那三个字吗?”我问她。

“别人我不知道,但我很在乎,爱一个人就要说出来,让对方知道!”

“小蕊,我爱你!”

“我知道!”

幸福的感觉布满了我的每一个毛孔,我真想向全世界的人大声说——我恋爱了,我很幸福!可我不能那么做,我只能对赵龙说。

一天晚上,我叫赵龙出来吃饭,他的情绪看起来好多了,毕竟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再大的痛苦也会变淡一些。酒过三巡,我悄悄对赵龙说:“哥们儿,我谈恋爱了。”

“是吗?”

“没错。”

赵龙审视着我,见我不是开玩笑,他也笑了,端起酒杯和我碰了碰。

“看来,你的‘感情麻痹症’已经好了,恭喜你!”他说。

我嘿嘿乐着喝了一口酒,有人分享的感觉真好,快乐似乎变成了双份。我卖弄地拿出手机,调出小蕊的照片,递给赵龙,得意地对他说:“给你看看我女朋友,漂亮吧?”

赵龙嗤笑了一下,不以为然地接过手机,一看见照片上的人,他的动作马上僵住了,眼睛忽然睁大,不敢相信地盯着手机屏幕,连说话的声音都发颤了。

“这……这是你的女朋友?”

“是呀!”

“她叫小蕊?”

“是呀!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她?”

我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想要拿回自己的手机,刚伸出手,赵龙却一拳砸在桌子上,然后把头伏在胳膊上,哭了。

徐伟开始痛苦了,一边是情深意浓的恋人,一边是亲如手足的兄弟,他该割舍哪一个?

那天,我和赵龙都喝醉了,两人互相架着走在大街上,荒腔走板地唱《两只蝴蝶》。在一个路灯照不到的街角,赵龙吐了一地,他抓着我的胳膊,因为用力太大,掐得我生疼。

他说:“徐伟,哥们儿,我是真的爱小蕊,我真的爱她,我只是没说出来而已!我好后悔啊!那三个字有那么难说吗?说了会死吗?我为什么不说!我真该死!我活该!”

看着他伤心欲绝的样子,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心痛,那滋味就是——生不如死。我很想抱住他,告诉他:“亲爱的兄弟,你去吧,去对小蕊说那三个字,我把她还给你!”可我说不出口,我想着小蕊甜甜笑着的样子,一想到要失去她,我就觉得像要掉进万丈深渊一样,特别恐惧。

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我应该怎么办?

我虚弱地扶着砖墙,慢慢滑坐在地上。赵龙也靠着我坐下了。初春的午夜,两个茫然无助的男人背靠着背,无声地哭着……

有故事的人:徐伟 男 30岁 会计

后话

徐伟还没告诉小蕊他和赵龙的关系,他不知该怎么对小蕊说,也不知该不该放弃小蕊,让她和赵龙复合。如果坚持自己的爱情,无视兄弟的痛苦,他做不到;可如果成全了兄弟,眼看着深爱的人投入别人的怀抱,他也做不到。

进退两难,他只好什么也不做,但即使这样,还是很痛苦。

这是一个属于三个人的难题,需要做出选择的,不只徐伟一个人,只有三个人共同面对,才有可能获得最好的解决方法。

本文地址:http://www.shahaizi.com/wenzhang_gushi_3.php?id=14615&s=1186737454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