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表姐 我爱上了你男人

使用说明:请输入查询关键词,例如:情感故事

表姐 我爱上了你男人

流言蜚语

“看不出来,她平时挺内向的,是不是真的啊?”“应该是真的吧,听说小林的丈母娘还来单位找过她。”“谈不上丈母娘吧,小林不是还没结婚吗?”“哪呀,早领证了!”“那李菲蒲也太不该了。这不是破坏别人家庭吗?”

……

卫生间里,两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着。当时,我正在卫生间的隔间里,不敢发生任何声响,直到那两个女人离开,才开门出来。

我和小林是同事,在这个年轻人不多的单位里,我们俩因为谈得来,走得较近。年轻男女在一起时间长了,难免会产生些微妙的情愫,渐渐地,我和小林不仅常在一起吃饭,还时常相约一起逛街,看电影。他承诺过,等到适当的时机就和他女友摊牌,而我,直到他丈母娘找上门来,才知他是领了结婚证的人。

我对小林并没有多少感情,知道他已经结婚后,我就再也没理过他,哪知,这件事会在单位传得沸沸扬扬,就连去趟卫生间也能听见。那一刻,我只想辞职,看见任何一个同事,都觉得对方是一副洞悉一切的表情。

递交辞呈没多久,我的手机响了,是表姐夫博军打来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多大岁数了,现在工作这么难找你还辞职,你不干,多的是人干,你以后有事不要再来找我了!”

我刚想辩解两句,他已经挂断了电话,委屈的泪水瞬间从眼眶滚落,想止也止不祝

博军是我5年来唯一爱着的人,可我却无法光明正大地去爱他,为此,5年来,我在感情路上磕磕碰碰,不断地受伤害,也不断地伤害别人,可无论我想用何种方法去忘却,我都无法将他从我心中除去。

不该发生的爱

2002年7月底,我带着一箱行李和一颗愤世嫉俗的心来到武汉的表姐家。我是在广州读的大学,学校没什么名气,毕业时,找一份好工作成了奢望,原本以为可以依靠家在广州的男友将户口落下,他却一副漠不关心的神态,让我靠自己去找工作,落户。就这样,我高不成,低不就,到了7月,学校让我们这些已毕业的学生都搬出去,和男友大吵一架后,我来到武汉。

我和表姐都是独生女,小时候常在一起玩,感情很好。表姐从小就很迁就我,爱护我,我也很依赖她。住进表姐家后,她依然将我当成小孩般照顾,我想帮她洗个碗,她都会说厨房太热,让我待在空调房里。至于找工作的事,也全都交给表姐和表姐夫去办了。

表姐从小学习成绩就好,读的是重点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外企,薪水高,待遇好,工作做得有声有色。表姐夫则在国有企业工作,虽然工资不算高,但在单位是中层干部,有一点实权,颇受人尊重,而且,表姐夫还能做出一桌比饭店里还好吃的菜。在我眼中,他们这样的家庭就是完美的组合,而我,也一心盼着能够有一份像表姐和表姐夫一样体面的工作,将来再找一个像表姐夫这样脾气好、家世好、有能力的丈夫。

我相信表姐表姐夫的能力,因而不急不愁,每天在家看书、上网,等着上班。因为工作原因,表姐时常出差,家里就剩下我和表姐夫,这时,表姐夫就会抱怨几句,让我劝劝表姐别太要强了,毕竟才结婚几个月,怎么能总是往外跑呢!这种时候,我总会安慰他几句,偶尔也说说表姐小时候的趣事。

8月底的一个晚上,我半夜口渴,起床去厨房倒水喝,恰巧表姐夫也在厨房煮方便面吃,我随口问他怎么还不睡,他说睡不着,在网上玩游戏。当时,我也不知怎么回事,鬼使神差地说也想玩。进了书房,我感觉到表姐夫看我的眼神有些异样。我低头看了看自己,脸瞬间红了。我穿着一件很薄的吊带睡衣,在厨房昏暗的灯光下并不觉得什么,但在书房明亮的台灯下,我的身体若隐若现。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打断她:“借住在别人家里,衣着保守一点应该是女人的基本常识吧。那时,你已经22岁,读过大学,不会不知道这一点吧?”

她低下头,吞吞吐吐地说:“那些时候我心里很混乱的,也不知怎么回事,总想在表姐夫面前穿漂亮一点,现在想来,那时,我就应该喜欢上他了。”

那晚,不该发生的事发生了。第二天,表姐夫很早就出门去了,半夜才回。第三天,表姐回家了,但连续四五天,表姐夫都以各种理由不回家吃饭。大约一个星期后,表姐高兴地对我说,表姐夫已经帮我联系好工作单位了。虽然工资不高,但能让我转户口,工作环境也很舒适,还有集体宿舍。我喜忧参半,但不敢在表姐面前表现出来。正式上班后,我就搬进了集体宿舍,很少去表姐家了,但表姐很关心我,时不时打来电话,邀我去家里玩。有一次,我实在推不掉,只得去了。见到我,表姐夫很冷漠,

吃饭时,他胡乱扒了几口就进书房了。那一刻,我很委屈,一直强忍着的泪水终于滴落下来。表姐问我怎么了,我随口找了个理由掩饰过去。

回到宿舍,我号啕大哭,自从那晚之后,表姐夫的身影就印在了我心中,想抹也抹不去,就算走在路上,看见一个身影和他相似的人,我也会忍不住追上去,跟着那相似的身影走好久,而他,显然将那晚看成一个错误,将我看成一个拖累。为了摆脱这道心魔,我让自己迅速地投入一段新恋情中。

后悔莫及

我和俞雷是在网上认识的,他给我的第一印象是很有心机,很滑头,虽然细心体贴,但不太可靠。可那时,我太急于摆脱对表姐夫的感情,太急于去找一个肩膀依靠,几乎未加思索就陷了进去。直到4个多月后,我才发现他有好几个交往密切的女网友。分手后,我发现自己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我去找俞雷,他一副流氓嘴脸,死不认账,虽然我谈过恋爱,但我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六神无主,不知该怎么办。我不敢告诉表姐,怕她将这件事告诉我父母,思来想去,我拨通了表姐夫的手机号。

听了我的哭诉,表姐夫冷静地说:“你明早请个假,我带你去医院!”去医院做了B超,确定我怀孕后,表姐夫的面色很严峻,和医生约好手术时间后,他冷冷地对我说:“你到单位请3天假,手术后就在医院病房住几天,我请个护工来照顾你。”

手术那天,是表姐夫陪着我,帮我交的手术费、住院费,他还给了我1000元钱,让我好好补一补。那一刻,我好感动,心里想着:既然世界上已经有了表姐,又何必有我,既然让表姐和表姐夫结婚,又何必让我爱上表姐夫!住院期间,表姐夫再也没来看过我,只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告诉我,女孩子要自重,要懂得保护自己。我知道他说的都是对的,可他说的这些话却让我对他更倾慕。这5年来,也有一些优秀的男士追求我,我也谈过几次恋爱,可没有一次成功的。每一次开始恋爱,都是因为我发现对方某些方面和表姐夫相似,每一次恋爱失败,都是因为我发现他们根本比不上表姐夫。和小林在一起,也是因为他的自信、气度,很像表姐夫。

5年中,我遇到一些难以解决的麻烦,都会找表姐夫,虽然他对我从来没有一句好言好语,更谈不上有什么亲密关系了,但我求他的事,他也从不推脱,每一次都尽心尽力。我也知道这样不对,可我就是忍不住去依赖他,去找他,他对我而言,就是一个梦想,一个精神支柱,我没想到我这一次的辞职会让他如此反感。这一个多月来,他根本不接我电话,只要我去表姐家,他就会找各种借口离开。5年来,我从未奢望过他喜欢我,也未奢望过和他发生些什么,可他的厌弃却是我难以接受的,因为他在我心中,就像一座美丽神圣的山峰,是我精神的支柱,我怎么能忍受我的神厌弃我呢!现在,我只想对他说,我很后悔,以后,我会认真工作,好好生活,不会再麻烦他,打扰他,希望他能当一切都没发生过,还能将我当作一个妹妹,一个普通的亲戚。(口述实录 文中人物为化名)

本文地址:http://www.shahaizi.com/wenzhang_gushi_3.php?id=14620&s=1202462254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