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小弟弟疯狂求爱吓坏了我

使用说明:请输入查询关键词,例如:情感故事

小弟弟疯狂求爱吓坏了我

从仰慕到爱慕,孤儿爱上“姐姐”

2004年5月,23岁的汪振东从四川老家来到重庆打工。在朋友的介绍下,他到市区一家按摩院做了学徒工。既能学习手艺又食宿无忧,自幼生活孤苦的汪振东感到前所未有的满足,但这还只是幸福的开端。

在汪振东看来,更幸运的是他在这里认识了万红娟。作为按摩院的“金牌师傅”,她虽然只有25岁,但技术纯熟且态度和善,总有络绎不绝的回头客,让店里其他师傅羡慕不已。作为徒弟,汪振东对她更是仰慕有加。

无论是学手艺还是打杂跑堂,汪振东都做得十分努力,一方面是想早日学成能够自食其力,另一方面更是想博得万红娟的喜爱。在按摩院里,汪振东少有朋友,来自农村的他总担心别人看不起他,所以很少与同事交往,他把对师傅的喜爱深深埋在心里。

万红娟的客人很多,但不管该不该汪振东当班,他每天都会帮她送走最后一批客人。几个徒弟中,万红娟也对聪明勤快的汪振东颇有好感,传授手艺也更全面细致。

时间久了,两人成了工作之外的好朋友,几乎无话不谈。汪振东告诉万红娟,9岁那年他成了孤儿,从此一直寄居在舅舅家直到初中毕业。15岁时,他开始四处打零工讨生活……

得知汪振东的身世后,万红娟对他的生活更多了几分关照。汪振东进步很快,万红娟很高兴,便常常给予一些“物质奖励”,有时是她亲手煲的鸡汤,有时送一些生活用品,有时帮他缝补衣服……工作中配合默契,生活上互相关心,两人接触频繁,汪振东对万红娟的称呼也由“师傅”改口为“姐”。

这时,按摩院的同事曾私下提醒已婚的万红娟,让她“把握好分寸”,至少不要让汪振东误会。而万红娟的回答却很超脱:“你们别瞎想,他比我小两岁像弟弟一样。再说他出身苦,一个人怪可怜的,我作为师傅也应该照顾他。”

然而,万红娟怎么也没想到,这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从小缺乏关爱的汪振东,把在师傅那里得到的关怀理解成了爱,而他对师父的感情也早已由仰慕升级为爱慕。

自始至终不知万红娟已婚的汪振东,对身边人的指指点点十分反感,经常和同事吵架,有几次甚至大打出手,多疑和敏感让他变得难以相处。在按摩院,除了万红娟他似乎对谁都有意见,仿佛他们都是他爱情路上的绊脚石。

不知个中缘由的万红娟以为是汪振东在耍孩子脾气,便以大姐的口气劝慰他与人为善。万红娟的话果然奏效,汪振东不再与人大动干戈了,只是热战变成了冷战,他也更少和同事们来往了……

因爱生恨,痴情弟弟的疯狂报复

2005年6月端午节那天,店里的客人很少,多数师傅和学员都回家过节了,留守店里值班的万红娟和汪振东也难得地清闲下来。

“姐,你对我真的很好,父母去世后,我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欠我的,直到你的出现……”汪振东情不自禁地说。

万红娟忽然意识到,眼前不停地搓着手欲言又止的弟弟将要说出的下文。“小东,你先听姐说,我比你大,一直是把你当亲弟弟一样看待的。”说出心里话,她心里踏实了许多。

但万红娟的婉言拒绝,让汪振东以为自己还有希望,只是她不能接受姐弟恋。于是,他诚恳地说:“如果你顾虑我比你小,完全没这个必要,我不在乎。”

看着步步逼近的汪振东,万红娟不自觉地退后了几步:“不是,我已经结婚成家了,并且生活得很好。没想到我对你的好,造成了误会” 。

“不可能,你一定是骗我!你们这些家伙,没一个好人。”震怒的汪振东几乎咆哮起来……

“师徒恋”的消息很快在店里传开了,一连两周过去了,汪振东都没来按摩院上班,经理告诉万红娟,他辞职了。这让万红娟感到无比内疚,如果不是自己粗心,早点觉察到他的想法,就不至于落得今天的地步,失去生活来源的他又能去哪里呢?

实际上,汪振东并没有走远,他在按摩院对面租了间屋子,白天睡觉,晚上到夜市给人帮工。特意选了在那里租房,是因为通过窗户向对面按摩院望去,时常可以看到她那熟悉的身影。

思念无法停止,即使是不能在一起,汪振东还是天天都想见万红娟,怀念和她在一起的日子。他觉得,那是他有生以来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深爱的人,但她却欺骗他,玩弄他的感情。爱恨交织的矛盾心理常常折磨得他夜不能寐。

汪振东认定自己这辈子被万红娟毁了,苟延残喘地活着毫无意义,但在结束生命之前,他还想再见万红娟一面。

2005年12月9日清晨,汪振东买来强酸和汽油,接着给万红娟打了个电话,说自己想通了,准备回四川老家,回家之前想见她一面,一直心怀愧疚的万红娟一口答应了。

当天下午,万红娟如约来到汪振东的住处。“我真无能,在重庆待不下去了,还是得回老家。”

“小东,你还年轻有前途,你完全可以继续学手艺,以后开一家自己的店,不要意气用事。”万红娟不希望汪振东因一时负气而落下遗憾。

“我意气用事?”汪振东有些冒火:“不是你,我会走吗?你这个骗子,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已经结了婚?”

“不是我不告诉你,是真的没往那方面想……我同情你的身世,从开始就把你当弟弟看待。”她的劝慰和解释不但没能使汪振东消气,反而激起了他更大的怒火。

两人争吵得越来越激烈。“你明明是有意骗我!我要和你同归于尽……”失去理智的汪振东冲进卫生间,拿出本来打算自杀用的强酸泼向万红娟。躲闪不及的她背部烧伤,紧急赶往医院后,伤情才得以控制。

即便如此,万红娟也不怨汪振东,更没想过让他受任何惩罚,她辞去工作回到家中安心养伤。然而,万红娟的母亲气愤不已,一方面觉得女儿太委屈,另一方面也担心汪振东再找女儿麻烦,于是向公安机关报了案。

2006年5月,汪振东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12年。

一个月后,打听到汪振东在重庆渝州监狱服刑,万红娟就带着亲手做的饭菜和生活用品去探监。不料,汪振东不但不领情,还对她出言不逊,扬言出去后还要报复她。看着昔日的弟弟被仇恨包围着,万红娟心想,现在他心中一定也是遍体鳞伤,也许随着时间的流逝,仇恨会随之远去,到时再来安慰他。

2007年春节前夕,万红娟再次到监狱探望时,汪振东的情绪依然暴躁,依旧拒绝原谅。据管教狱警介绍,他的改造情况非常不理想。

化解仇恨,心理师助一臂之力

第二次无功而返后,万红娟没有再去探视汪振东,她发现,依靠自己的力量根本解不开他的心结。汪振东还很年轻,而她毁了他的一生,悔恨、同情、自责一起涌上来,万红娟心里像压了一块大石头,喘不上气来。

4月初,在家人的帮助下,万红娟找到重庆危机干预热线心理专家朱万里咨询。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朱万里表示愿意提供帮助。在他看来,要解除万红娟的心病,就要先帮狱中的汪振东化解仇恨。

经过多番努力,在渝州监狱副监狱长王智慧的帮助下,朱万里被批准进入监狱单独对汪振东做心理辅导。

由狱警陪同,朱万里与汪振东进行了一次长谈。一切都在预料之中,汪振东虽然对自己的伤人行为感到后悔,但他始终认为,他犯的错和万红娟脱不了干系。他一边流泪,一边“控诉”万红娟不接受自己的痴情。

经过分析诊断,朱万里认为,汪振东的情况属于“偏执型人格障碍”,思想较偏激,有时不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于是,他为汪振东制订了一整套治疗方案。接下来的日子里,他和汪振东保持书信联系,通过治疗帮他化解内心仇恨。

几个月后,从狱警那里传来消息,汪振东的改造表现良好,态度比较积极,这让万红娟和朱万里看到了希望。

专家:拒绝单恋,切忌愚善

朱万里说,“偏执型人格障碍”的表现就是过敏多疑、固执己见和极易记恨。这类人为人处世十分极端,有人附和自己、奉承自己,就会认为此人极好;有人欺骗自己、甚至是无意中得罪了自己,就会认为这人坏得不得了。其实,汪振东在与万红娟相处的前期已经表现出了这些特征,只是万红娟并没有在意。

例如,一度热播的电视剧《危情杜鹃》中,罗德毅和路晓娜就都是典型的偏执型人格。为了自己心目中一厢情愿的感情,他们设置种种圈套不惜一切代价达到自己的目的,一旦目的没有达成,就会歇斯底里地发作。

如果生活中自己身边有“偏执型人格”的人,与其交往时就应多加小心,保持安全距离,最好不要做亏欠他的事。

但是,从万红娟的经历来讲,整个事件中,她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粗心大意使她错过了表达的最好时机,她的愚善更是给汪振东留了机会,她总是想尽可能地委婉表达,不去伤害对方,却最终在对方心里埋下仇恨的种子以至于一发不可收拾。

如果,她在相处之初就表明诚意,让对方明白,“我们要做好朋友”或者“我把你当弟弟”,再间接地向他介绍自己的家庭情况,对方也许就能打消念头。总之,在这种情况下,越早把关系挑明越好。

本文地址:http://www.shahaizi.com/wenzhang_gushi_3.php?id=14621&s=1204363054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