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准老公对漂亮女客格外热情

使用说明:请输入查询关键词,例如:情感故事

准老公对漂亮女客格外热情

见到吴玲玲的时候,咖啡厅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坐在那非常显眼,她有着披肩的长发和精致的脸庞。跟我谈话前,吴玲玲问我:“你接待的那些倾诉者,是不是都哭了啊?”我说:“人到伤心的时候,大多都会流泪的。”她马上强装笑颜:“那我今天一定不在你面前哭。”

无数巧合串起的缘分

去年这个时候,我还在广西南宁一所大专学校教书,转正的事让我很头疼。国庆节后,妈妈单位组织来海南旅游。妈妈知道我心情不好,就对我说:“你跟我一起去吧。”我想,出去散散心也好。

到三亚后,一个自称小汪的导游来接我们。他看上去很阳光,口才不错。上午看了几个景点后,小汪安排大家去宾馆吃饭,接着开始分房间。

安顿好一切后,我站在宾馆三楼玩,将房卡挂在指头上甩来甩去,哪知不小心竟将它甩到楼下去了。我急急忙忙地下楼去捡,中途遇到小汪,他热情地帮我去捡房卡。这是我跟他第一次正式接触。

我趁机问他宾馆附近有没有网吧。他说他也不太清楚。谁知过了一会儿,他气喘吁吁地找到我,把网吧的具体位置告诉了我。我很感激,觉得他挺热心,第一印象不错。

第二天,小汪带大家去天涯海角和南山游玩。半个多小时的车程。为了活跃气氛,他要大家每人说一个成语,从最后面的人开始说。第一个人讲的是“孤男寡女”,第二个就轮到我,我一慌,也不知动了哪根神经,竟脱口而出“一见钟情”。话音刚落,一车人都哄笑起来。

因为一车都是50岁上下的人,只有我和小汪两个是年轻人,可以说是孤男寡女吧。沉闷的气氛顿时活跃起来。小汪见机行事,迅速将我喊到车前,将话筒给我,要我唱首歌。唱就唱呗。我唱的是郑秀文的《值得》,歌词中有一句是这样的:“我们的故事爱也爱得值得,错也错得值得。”真没想到,这句歌词竟成了我跟他爱情故事的真实写照。见我歌唱得好,车上有人起哄要小汪也唱一首。他唱的是刘德华的《冰雨》,他用他那极富磁性的声音唱道:“我在等待一个女孩……”

现在想起这些细节,我都觉得奇怪,为什么我跟他的开始,竟有那么多的巧合?

留在三亚是为了爱情

此后,一路上我都跟着小汪,与他谈天说地。我知道他叫汪贞光,跟我同岁,有正当职业,只是利用周末时间出来做导游赚点外块。我们一直轻松地聊着。因为三亚太热,我一手打着伞,一手拿着包,想喝水也没办法。他说:“我帮你打伞吧。”我不好意思地说:“不好吧。”不过我还是把伞交到了他手里。其实,像这样的事情,在出行中算不上奇怪,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我跟汪贞光的关系近了许多。

据行程安排,我们在11月15日晚餐后返回南宁。但我却突然接到海口一位女同学的电话,希望我能去参加她的婚礼。汪贞光得知后,答应帮我找去海口的大巴,并安排我在三亚住一宿。那天晚上十点多,他忙完工作,说带我出去吃宵夜。我和他轻松地聊天。连我自己都觉得奇怪,突然一个人被留在三亚,我竟一点担心都没有。我们喝了点酒,但绝对都没醉,然后相约去网吧上网。我给他放了一首S.H.E的歌《恋人未满》,歌中唱道:“你再靠近一点点,就可以牵手。”可能当时,我已经对他有了强烈的好感,如果他真的靠近我一点点,我会让他牵手的。

那晚,我们唱得很投入。也许是酒精让我们的神经燃烧了,我们都有点晕乎乎的。送我回宾馆后,他突然问我:“要我陪你吗?”我果断地说不用。他知趣地走了。接下来几天,他都是白天上班,吃饭时给我送点好吃的过来。我们甚至谈到过未来,以及要是结婚该怎么办。事后想想,我们这样的速度也太快了。但感情往往就是这样。

11月18日,汪贞光送我回南宁。说来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在三亚那几天的独处,我和他之间,爱的感觉愈来愈浓烈。我竟然淡了去参加好友婚礼的念头。

事业与爱情并驾齐驱

返回南宁后的第一个周末,他就来南宁。我知道他是想见我,就把他带回了家。我相信妈妈一定明白我的意思。她和爸爸对他很热情。在我家留宿了一晚后,他就回了三亚。中间我们不断电话联系,我们非常渴望能天天蜜在一起。

此后,他每周都来南宁,每次都带上大包小包的三亚特产。有几次我去接他,笑话他像渔民进城,他乐呵呵地笑个不停。每次他来我家,爸妈都把他当座上宾,弄得我都有些嫉妒。

年前,妈妈和我去了他在万宁的家,算是把亲事定下来了。仪式办得很隆重,他们家将上上下下的亲戚都请过来喝酒,还放了很多鞭炮。春节,我去他家过年。那几天我很开心,被甜蜜的爱情包围着。我和汪贞光也开始计划未来,他提到辞职,打算发挥他的特长,把他最熟悉的旅游业务开发起来。我赞同。在他之后也辞了职,与他搭起了公司的框架。

回到南宁,我们每天都带着有关三亚景点的宣传资料,一家家地拜访南宁的旅行社。成绩慢慢地出来了。一个月后,我们几乎每周去一趟三亚。起初我跟着他,细心观察他怎么带团,怎么给游客介绍景点。我们的生意越来越红火,照此趋势下去,我们绝对可以实现自己的目标。

爱情陷入猜疑的旋涡

从南宁来三亚前,我就有很大的顾虑,担心他会被环境改变。害怕他有了钱就变得膨胀。现在种种迹象表明,他变了,而我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看见他带游客时,像当初和我相遇时那样,要求别的游客讲成语、唱歌,我有些不舒服,但我从未和他说过自己的想法。

我曾一直坚信,我和他的相遇,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可仅仅几个月我就发现,那样的方式,竟可以不断地在不同的人身上克拢后来我也自责过,告诫自己不要那么小心眼,要相信他,因为那是他的工作,他以此为生。

可我的自我告诫在汪贞光面前是苍白无力的。如果说他对漂亮女游客的热情可以用工作所需来解释,可他后来的表现却让我不能接受。

我们一般周三去三亚,周五接天涯海角的游客,下周再回到南宁。这样的生活节奏很紧张,因为我们还要抽时间联系业务。但很多时候,他回得很晚。特别是我们在三亚时,直到半夜他才回家,我问他干什么去了,他总说在联系业务。

可再怎么联系业务,也不可能到后半夜埃我问他是不是认识了什么异性朋友,他说不是。后来才承认是去网吧打发时间了。这我就更不懂了,这个口口声声说爱我到地老天荒的男人,为什么却不愿意多些时间和我在一起?太多的疑问困惑着我,让我精神恍惚。问得多了,我和他的情绪都受到极大的影响。

印象最深的是今年5月的一天,我们带团去天涯海角,车上有一个江西女孩刘梦梦。了解到她在德国留学后,一路上,汪贞光对她都很殷勤。

旅游结束后,我们回到三亚的家,我才发现他们成了朋友,常有电话来往。有时我明明看见他给她发短信、打电话,他却矢口否认。我不愿意跟他吵架,对他只有一点要求,就是坦诚。

一次,我和他在家里看影碟,他接到一个电话,就往外走。我跟着他出来,他开始很不耐烦地像《手机》里严守一那样,支支吾吾,“嗯,嗯,好,好,就这样……”,当时我很不好受,不过也没说什么。几天后,我知道刘梦梦来三亚了,而且他们还单独吃了一次饭。

其实,对这些我并不介意。他有发展自己交际圈的权利,可他不该总对我隐瞒,做事遮遮掩掩。捂得多了,我难免就会往不好的方面想。我真不知道,这样下去,我和他的爱情还能经受多久的考验?

采访手记:吴玲玲说,眼前,她最大的烦恼是,她和汪贞光的婚期定在年底,如果她真的嫁给他,今后会幸福吗?她和汪贞光谈过多次,可他却始终保持沉默。吴玲玲说,她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吴玲玲到我这里来寻求答案。但谁能断言这场爱情的未来?爱情可以给人带来最甜蜜的享受,也同样可以给人最大的伤害。对于一度对爱情失去信任的吴玲玲,我所能给她的建议就是,如果不相信爱情,那就相信时间吧。也许时间会给爱情一个确切的答案。

本文地址:http://www.shahaizi.com/wenzhang_gushi_3.php?id=14627&s=1186823854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