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80后小妻子活得太不现实

使用说明:请输入查询关键词,例如:情感故事

80后小妻子活得太不现实

被采访人:小齐

性别:男

年龄:24岁

职业:医生

结婚日:2006年10月6日(办喜宴的日子)

婚姻状态:离婚

【起因】

小齐和恬恬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恬恬比小齐小一岁,也晚一年毕业。

小齐毕业后顺利找到了工作,虽然得早去晚走、得值夜班、得处处多问多学习,但因为有恬恬的陪伴,辛苦的感觉就减少了一半还多。

那一年,恬恬正好在读大学的最后一年,在学业上轻松了很多,需要操心的就是关于毕业后的工作问题。

所以,那一年,恬恬都是以小齐的时间为主线生活着。小齐值夜班的时候,恬恬会给他发短信,说些甜言蜜语,说些对以后婚姻生活的渴望;小齐下夜班的时候,恬恬会经常出现在医院门口,两个人一起去吃早点,然后上课的去上课,睡觉的回家睡觉……

甜蜜的时刻在小齐和恬恬结婚后似乎就从减少了到几乎没有了,难道婚姻真的是爱情的坟墓?“80后”的新一代也逃脱不了这一俗理?还是“80后”遇到了新的婚姻问题?

【记忆深处】

我跟恬恬是在学校认识的,那会儿我上大三,恬恬上大二。

我那些哥们儿都说我有本事,找到了一个又漂亮又温柔的女朋友。

恬恬是学校里的活跃人物,因为能歌善舞,所以学校里举办个晚会、活动什么的,她每次都参加。

我第一次见到她,她就是在台上唱歌,当时还有个弹吉他的男同学跟她一起表演,两个人显得很亲密。

我虽然被很多人认为是个外表帅气的人,但那会儿,看着台上光彩四射的她,虽然有一个闪念从脑海里快速地经过,但对自己相对于她的平凡没有一点自信。

恬恬身后总是有很多追随者,听说,有一次她的自行车链子掉了,竟然有四五个男生去抢着帮她修。

说来,也是我们俩有缘,认识恬恬不费吹灰之力。

一年圣诞节,校学生会组织一次时装表演,虽然我平时不喜欢参加这类活动,可这次由于活动的特殊性(要求身材和相貌),还是以系为单位进行的,所以,系学生会的同学做了我两天工作,我才同意参加。

巧合的是,恬恬也参加了。她参加这个活动我并没有感到意外,因为她就是个活跃分子,经常参加学校的活动,什么活动没有她才会让人觉得奇怪呢。

令我感到意外并惊喜的是,我和她被分在了一组,而且还是这组里身高、外形很相配的两个人,所以,我们俩就变成了“台上的一对”。

这下,马上提高了我参与活动的热情,主动去找好看的衣服,好能在恬恬面前出现的时候,让她眼前一亮。

但,在恬恬面前我并没有表现得很热情,还是不多言不多语,对于她提出的意见我都记在了心里,下次就会改正。

我并没有想方设法地接近她、联络她,那样就显得太不值钱了,估计她也不会喜欢。

她的电话号码还是她主动告诉我的,说是为了商量活动的事情,方便联络。于是,我也就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她。

现代人,感情沟通非常快,只要两个人都对彼此感兴趣,成为一对很容易。我跟恬恬通过这次活动认识了,活动结束了,但我们的联络并没有结束,反而更加频繁了。

我给别人的印象总是酷酷的,因为我总是想表现出自己的与众不同,上学时很多人大概都有过那样幼稚的想法吧。

我因为跟恬恬恋爱,就更显得与众不同了,那些曾对恬恬殷勤过的男同学,不知道在心里杀了我多少遍呢。

我们俩在性格上有些相似,在爱好上也有相同之处,都喜欢打扮自己。有了这两个基础条件,恋爱就都是快乐的事了。

恬恬虽然在学校里表现得很活跃,其实内心世界是很安静的一个人,她说,她只是想通过那些活动去证明自己的存在。

我呢,整天不言不语,只要一说话,就是很有分量的话,所以,偶尔会做点一鸣惊人的事。其实,我们俩很像,都不想被身边人忽略。

一起学习、逛街、看电影、逛书店……偶尔也会有意见不统一的时候,每次冷战不会超过两天,之后,会好上加好。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我在大学的最后一年是恋爱的一年。

这一年总体来说是快乐的,只是偶尔会有那些不知趣的男同学来跟我较量,想把恬恬从我身边抢走。

恬恬不是一个可以用钱就能夺走芳心的女孩子,我有良好的外在条件,而且也不是个笨人,怎会轻易让别人得逞。

总之,我们的恋爱在刚开始的一年里,快乐很多,由于那些人的介入,反而使我们的感情更加稳固了。

毕业后,我顺利走上工作岗位,跟恬恬就不能天天腻在一起了。这让我们都感到很不适应,而且由于恋爱的升温,每分每秒都恨不得在一起。

身边有很多同学都跟女友租房子同居了,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恬恬也没反对,但总是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具体实施同居的计划。于是,在我工作了大概半年后,我们就开始渴望结婚,想在一起生活了。

我们促使双方父母见面,父母们对我们俩在一起都很赞同,我们俩也都跟自己的父母交代了自己的想法,两个月后,我们就订婚了。

买房子、装修、照结婚照……一切婚前的准备都就绪后,2006年2月14日我们领了结婚证,10月6日举行了婚礼。

一切都非常的顺利,因为准备时间比较充裕,所以,我们俩都没感觉到辛苦,大部分的事情也都是父母们帮着办的,他们都拿我们当孩子看,我们也都不觉得自己是大人。

举行婚礼后,我们就住进了新房,从结婚的第二天起,我们就开始有矛盾了。

婚礼当天的夜里,我们把彼此的第一次纯洁地交给了对方,我知道这在现如今是很难得的事情,所以,从那晚开始,我决心要好好对恬恬一辈子,疼她,宠着她。

大概是婚礼的过程让恬恬太累了,等我们最后一个神圣的仪式完成后,她很快就睡着了。我看着她熟睡的样子,幸福得找不着北。

可是,在第二天的夜里,问题就出现了。

恬恬发现我睡觉时打呼噜,还磨牙,她在凌晨3点多把我弄醒,她对我说:“你怎么打呼噜呢?还……磨牙?你的美好形象在我心里完全破碎了。我该怎么办?”

她当时的情绪很激动,就好像天快塌下来一般,我当时不能理解她的过激反应,但我还是温柔地对她说,很多人都打呼噜,打呼噜的人又不是怪物。

她竟然哭了,哭得很伤心,说应该婚前同居的,这样就可以完全了解一个人。

以后的日子,过得特别不愉快。恬恬说,她喜欢长得英俊的男人,她认为这样的人都该是完美的,就好像韩剧里那些帅气又有气质的男主角,她本来就把我想成了玄彬、裴勇竣赵仁成这样的韩国男明星,以为我该是完美的,无可挑剔的。

没想到,我睡觉打呼噜竟然成了我们之间的矛盾源头。

总之,由于我睡觉打呼噜,她就把我整个人的好都给否定了,也不愿意跟我多说话了,好像天天跟个陌生人在一起生活似的。

我曾把我们的事跟父母们说过,父母也感到很诧异,恬恬的父母还跟她谈过话,但似乎不起什么作用。

恬恬不跟我同床睡觉,每天都很晚才回家,不告诉我到底去了哪里。我的生活从极度幸福、让人羡慕,变成了极度痛苦、让人怜悯。

【结语】

今年的4月30日,小齐和恬恬离婚了。

小齐依然觉得恬恬活得太不现实,而恬恬就是这样绝情地为了心中那个完美的形象,放弃了身边可能会爱她一辈子的男人。

父母不把他们当大人看,他们自己也还在享受着当孩子的乐趣,一点点不如意都可以让他们毅然决然地改变自己的生活状态,而不会考虑因此受到伤害的人。

张爱玲说,对于30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成熟的人在婚姻里期望的是相依为命的天长地久,而“80后”在婚姻里看重的是过好当下,每一天都当成末日一样相爱与活着,他们也像上一代一样努力与认真地对待婚姻的过程,只是方式与目标发生了变化。

本文地址:http://www.shahaizi.com/wenzhang_gushi_3.php?id=14629&s=1196673454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