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我把情敌改造为闺中密友

使用说明:请输入查询关键词,例如:情感故事

我把情敌改造为闺中密友

以往主动打电话同我倾诉情感故事的大都是因第三者插足、婚姻面临危机而又束手无策的女同胞。她们不知如何自救,却希望我能为她们出谋献策,击败情敌,夺回丈夫……然而,这不同于打仗靠强攻硬拼,非得用心计不可,遗憾的是我在这方面的智商较低,真想不出有什么良方妙策。可我又不想令那一双双企盼的目光失望,只好请教“过来人”,那是我多年的好友———司晶。因为去年我知道她的婚姻遭遇到“强庄”的冲击发生强烈的震荡,几乎“崩盘”了,可现在她的日子不但过得滋润,而且婚姻爱情股市不断上扬!司晶知道我打电话的意图后,毫不客气地说:“得,给你献计献策无问题,但你一定要请我吃西餐,西餐厅环境优雅,呵呵!”我们相约来到圣地亚哥西餐厅,三十五岁的司晶浑身透着一种美丽而智慧的风韵,同我讲述曾一度伤害了她的那段情感故事时,不像其他女同胞们那样悲戚忧伤,而是一脸的淡定与自信……

那晚,老公进浴室洗澡,他将手机扔在沙发上,正在看电视的我听有短信提示声,就顺手翻看,一则暧昧的短信立刻飞入眼帘:“阳:我很想你,你想我吗?我不能没有你,否则我活在这世上就没有任何意义了。今晚我们出来聊聊好吗?丽虹”我的心忽然一沉:我老公叫杨阳,丽虹是老公单位的文员,是一个青春靓丽、二十岁来的姑娘,曾与公司一帮同事来过我家,但我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之间会有什么问题。坐在沙发里,我的脑子一片空白,但我忍着不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好强的我伤心只可向隅,不能在人前(包括老公面前)洒泪邀取同情。

杨阳出来了,坐在沙发上擦皮鞋,他的手机又有短信来了。我装作漫不经心地问他:是丽虹约你出去?杨阳微微一怔却低着头继续“专心”擦皮鞋,有点心虚地问:“她约我了吗?你的嗅觉怎这么灵?”他始终不敢抬头正视我,因为眼神是会出卖他那躲闪迂回的心。

我轻描淡写地回道:“刚才你的手机来短信息,我以为是天气预告,所以顺手翻看,谁知是她的。”他说:“这能说明什么,我是她的上司,约我出去是谈工作上的事情,以后不要随便看我的手机短信和接我的电话。”我坦然对他说:“你放心,以后我绝不碰你手机的,如果你真要移情别恋,请不要躲躲闪闪,只要你说一声不爱我了,我会立即让位的。”这时杨阳才审视一下我的表情,想看一看我是否在说糊话,看到我一脸认真的样子,尽管他眼里掠过一丝迷茫与矛盾,但那晚他还是出去了……

可此刻我才发现自己非常害怕失去丈夫,如果他真的离开我而投入到另一个女人怀抱里,这对于我根本是生命里不可承受之重!那一晚,我的心就像刀铰一般难受,但我还是冷静地思考着该如何拯救自己的婚姻。因为我坚信我们的爱情还在,只是丈夫的感情一时出了岔子,如果因此就与他闹得天翻地覆并不明智,对症下药治病救人才是上策。

记得有篇文章说:“爱情像两个高手过招,需要心计和手腕,女人应少喝醋少流泪,不爱那么多,只爱一点点。不要对男人太投入,感情上要留有余地。要学会与男人等价交易,实行感情股份制,把感情数字化:爱情占百分之四十,亲情占百分之三十,友情占百分之十五,自我空间也占百分之十五。即使爱情股降至零,毕竟还有百分之六十的感情存在,你依然是富有的。”于是我按照以上的“药方”先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对杨阳和丽虹的事一概不过问,日子该怎么过还怎么过。

可我的情敌不甘心老躲藏在暗处,终于浮出水面。那天杨阳说要去外地出差一个星期。他出门没多久,电话铃响了,我去接。原来是那个叫丽虹的女人打来的,她明目张胆地对我说:“我很爱你丈夫,他也很爱我,而且我能给他的事业带来成功和生活的激情,希望你理解我们,成全我们!”我握着电话极力压抑愤怒,平静而有力地对她说:“我真佩服你的勇气,竟然主动打电话来向我摊牌。恰好我正思忖着是否找你谈谈,这事在电话三言两语说不清,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仔细商量讨论好吗?”她爽快地说好,去咖啡馆吧,那里气氛不错。

丽虹本着找我挑战的意图,才坐下就向我发出声明:“希望你主动退出,否则,我要和你竞争!”我温和地劝她:“有话好好说,气急败坏会影响交谈的兴致。谈得顺畅,也许我们还能成为忘年之交。好吧,我想问一句,我丈夫杨阳亲口对你说过他爱你,他要娶你吗?”她咬咬下唇:“他口里没有说过,但行动上分明是爱我的,我说不舒服,他会捂捂我的额头看有没有发烧,如果我不开心,他会想办法哄我开心,如果他不爱我,他会这么在乎我吗?我真的很爱他,离不开他,求你把他让给我吧。”

我觉得丽虹对爱情的看法太肤浅了,她根本不懂得一个智慧的女人和一个幸福的家庭,对事业成功的男人来说有多重要。“杨阳是与我相爱十年了的丈夫,我们即使没有爱情也有亲情,儿子不能没有父亲,我也不愿意失去丈,况且我们为经营这个家已付出了十年的心血,我怎能拱手相让给你呢?”我用征询的目光望着她。她似乎有点无地自容。我点到即止说:“这样吧,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但你暂时不要把今天我们见面的事对杨阳说,你我公平竞争。若他选择了你,我会自动让位;如果他三心两意拖泥带水的,你就该警惕了:他是否真的爱你,你否看错人了?”

丽虹说:“我不会看错人的。他说与你已没有感情了,只要你愿意,他会离婚的。”“他对你说过离婚娶你了吗?”我眼睛盯着丽虹,微笑道。丽虹躲闪着我,低头不语。这时我心里有底了。

我将儿子送到寄宿学校读书后,就有较多的自由时间。我这个人向来很自立、自信,从不过多约束老公的自由,但我并不是那种爱得患得患失的女人。我说服自己一如既往的爱着老公,依然只字不提他与丽虹的事。此外我更加注意自己穿着打扮,言行也诡秘起来,平时不喜欢晚上外出的我,常常将自己打扮得清清爽爽同朋友玩个够,我对深夜迟归的事不道歉也不解释,而是轻快愉快地哼着歌儿去洗漱。这着实让杨阳百思不解:为什么我知道他感情走私后不哭不闹反而又比过去活得更快乐?为什么我不与情敌争风吃醋或寻死觅活哀求他?渐渐地,他反过来注意我的行踪,晚上也尽量少出去了,我一刻不回来他就坐卧不安。我就是要让他不知所措,让他觉得自己存在的价值降低了。

可丽虹却不同,她为了在这场竞争中胜出,总是以爱的名义紧紧缠着杨阳,将温柔演变成狂热,这无形的枷锁套在杨阳身上,让他失去了自由而心生厌倦……不久,丽虹给我打电话说杨阳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独自发呆,对她也没有过去那么细心周到了,更绝口不提离婚的事,你们最近的情况又怎样呢?你打算几时才退出?我说他要离婚根本就没有障碍了,不信你问问他吧。两个月后,我和丽虹又坐在当初那间咖啡厅里,往日神采飞扬的她变得憔悴不堪,她叹息道:“我承认,我无法抓住他的心。”我说:“像你这样年轻的姑娘和已婚的中年男人恋爱本来就是一场危险的感情游戏。要知道,以中年男人的世故和理智,他决不会崇尚感情,只是逢场作戏罢了,他可以千遍万遍地说‘我爱你!我爱你!’但一旦这婚外情危及到他的声誉地位或婚姻家庭,他会顾左右而言他,或讲些傻瓜才相信的‘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些鬼话,如果你还紧追不舍,他会马上翻脸不认人其速度之快甚过于光速。所以别指望男人会为婚外情牺牲什么。男人若是知道女人太爱他,就会自认为了不起不懂得珍惜,爱情太狂热会让男人‘虚不受补’……”丽虹一直睁大眼睛认真地聆听着,满眼都是钦佩:“晶姐姐,你说得太对了,真佩服你!我想和你化敌为友,可以吗?”

之后的事不说你也知道了,我不仅与情敌前嫌尽释,还给她介绍了一个英俊的年轻有为的男朋友,他们现正忙着筹备婚礼;杨阳则洗心革面,彻底回到我身边,我们的家庭又继续温暖如春……

最后,司晶说,你不要笑话我与情敌为友,很傻。其实这也是一种策略。你可知道,情场如战场,爱情排他性很强,你不PK她,她就会PK你,爱情的争夺战就是这般残酷。战场与敌握手是背叛,而情场上与敌握手是姿态,懂吗?其实很多婚姻都没有走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是因为自己心态没调整好而把爱逼上了绝路,很多女人不是被第三者打败,而是被自己打败的。司晶真不愧是个聪明的女人,在这场爱情争夺战中,对自己,她保持自信和理智;对丈夫,继续发扬她的柔情和宽容;对情敌,她体现了一种豁达的人格魅力,正因为如此,她不仅赢回了丈夫,还赢得了情敌的尊敬。

本文地址:http://www.shahaizi.com/wenzhang_gushi_3.php?id=14634&s=1176023854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