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爱情故事大全 - 离婚前我和他的最后一击重拳

使用说明:请输入查询关键词,例如:情感故事

离婚前我和他的最后一击重拳

倾诉 人:李永美

年 龄:34岁

职 业:自由职业

简 介:四川籍,大学本科,任过酒店楼面主管、会计、总经理秘书、总经理助理等职。

我嫁给他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神不知鬼不觉地睡到他的床上,就算结婚了。而且等到孩子出生后我们才去补办了结婚证。

曾经,我们常常商量,等有空时去补一张婚纱照。没想到婚纱照还没补,就要离婚了。他这一走,以后连补婚纱照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以后将怎么跟孩子交代?孩子会不会长大后怀疑他是我的私生子?

作者手记:

6月12日凌晨零点15分左右,记者的情感热线电话突然响起,是个男人的声音,他支支吾吾了一下子,说声“打错了”,就挂了电话。过了不到一分钟,记者的电话又响了,来电显示,还是刚才那个号码,但却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女人说:“是情感热线吗?刚才我老公不好意思跟你说我们的故事,我……”

在记者的鼓励和热心倾听下,女人终于断断续续地讲出了她跟老公发生在前不久的感人故事。她叫李永美。

爱情诞生于非常时期

我和老公都是1994年2月份来深圳的。我们本来并不认识,我是四川人,他是江西人,但我们在同一天进了同一家广告公司的同一个部门。

也许,冥冥之中,有点缘分。

这是一家刚成立的小企业,办公地点设在深南中路爱华大厦。我们的工资低得说出来会脸红。他是业务部经理,底薪才600元,其他收入靠业务提成。我是业务文员,月薪只有500元,比流水线工人的工资还低。

只有一个空架子的广告公司,很难抢到业务。他整天骑着一辆除了铃不响什么都响的破单车,记得单车的两个脚踏板都没有了,只剩下两根生锈的铁杆。

每天,他跟着3名业务员一起大街小巷地闯,但都没什么收获。有时4个人跑了一两个星期,也才拉到一个几千元的印刷单。

因为穷,我们每餐饭都是吃最便宜的快餐,一般每份3元左右。米是最差的变质米,菜是现在的宠物狗闻都不闻的黄菜叶。

但可能是因为年轻,那时我们并没有感觉难为情,我们打个盒饭,可以在路边的草地上边吃边讲几串故事,有时还觉得挺开心。

贫穷时的爱情是最真实的,我们相处两个月后就开始“相依为命”了。我的恋爱没有玫瑰、巧克力,没有花前月下的山盟海誓,没有酒吧夜总会的喧嚣,但我们爱得很彻底。

这种爱,是敢于为对方而牺牲自己生命的爱。我想,有过这种爱的人才有这种感受。

我敢诅咒,如果为了救他,我绝对会毫不犹豫为他送命。他也是如此。

有一次,我得了妇科病,周末他带我去深圳市中医院检查,所有的检查费得280元,我们俩的钱凑起来刚好是这个数,而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11天,如果交了钱,以后11天的日子不知道该怎么过。

我坚持不治疗,他说为了我的身体,挨饿几天不算什么事,毕竟在深圳这个地方什么都能拖,就是病拖不起。因为得了病,没有人为你的医疗费和一日三餐买单。

从医院出来后,我们俩没有钱吃饭,相拥着去荔枝公园坐了一整天。

那天,我们都两餐没吃,但却不感到特别饿。偎依在他身边,我幸福得想飞,眼泪流了几轮。

那种爱,没有任何杂念,非常透彻。

第二天,是星期天,他骑车几十公里到南山区,向一位老乡借了100元,然后又马上赶回福田区牛巷村,买菜做饭给我吃,自己却累得吃不下饭。

爱情的真诚度往往跟金钱成反比,越穷的时候感情越深。有钱后,因为太容易得到感情,反而对感情不懂得珍惜了。

我一直很怀念10年前那段贫穷而幸福的恋爱生活。

婚姻诞生于孩子出生之后

1994年9月,我不小心怀孕了。医生说我贫血,又有妇科病,而且身体很虚弱,做人流对身体影响很大,至少要比别人多一两个月才能恢复身体,弄不好还有生命危险。我只好把小孩留下来,回老家养胎。

这样,他一人要照顾三个人的生活,更加辛苦了。

穷则思变。那年10月,他终于跳槽到观澜镇一家印染厂,任总经理助理,月薪2000元,我们的日子开始有了一点转机,但事实上还是属于赤贫一族。

1995年7月,我生下一个男孩。他回家看孩子,等小孩满月后,我们才去补办了结婚证。

我的婚姻没有亲朋好友的祝福。没有喜酒喜糖。更没有女人们为之梦想一辈子的婚纱。但我们的爱依然跟恋爱时一样真实而执著。

小孩满月后,我把小孩留给婆婆,便回到深圳找工作了。我们又开始了同甘共苦的日子。

我先后在深圳做过酒店楼面主管、会计,也做过私营企业总经理秘书、总经理助理。而他一直在那家印染厂,从总经理助理到副总,再到总经理。

几年后,我们有了一点积蓄,开始在梅林关外的滢水山庄买了一套房子。

那时的房价比较便宜,每平方米才2000元左右,我们只付了几万元首期,就搬进去住了。

有了房,我把小孩接过来读幼儿园,自己也辞职出来专门照顾小孩,平时有空也做点小买卖。我们的生活一天一天有了色彩。我们一如既往地恩爱着。

2003年11月初,我们又在福田区买了一套房,公司也给他配了一部车。

都说现代大都市是穷人的地狱,是富人的天堂,是中等人的战场,我们开始从地狱走向战常

我全身心地支持丈夫的事业,一方面把家庭料理得很有条理,一方面又为了给他支撑门面,怕成为一个地道的黄脸婆,我去学健美操、去练瑜伽,经常做美容,企图把自己塑造得更有气质,希望能出得厅堂、入得厨房。

我逐渐地过得舒适起来。那种提心吊胆过日子的感觉渐渐地没有了,但没想到丈夫这时候却悄悄地在转移爱的视线。

婚外情诞生于“战场上”

每天,我把家里整理得一尘不染,做好饭菜等着丈夫和儿子回家。每天,丈夫回到门口总能听到我弹出来的优雅钢琴声。

情到深处人孤独。我有时静静地坐在沙发上或者钢琴前等候他们,等得发呆。等待他们回家成了我的生活方式,也成了我的一种幸福格调。

2004年3月的一天,我像以往一样,等待着丈夫和儿子回家吃饭。饭中,丈夫心事重重,神色很不正常,我以为他身体不舒服,赶紧帮他揉太阳穴。

丈夫趁儿子走开时,突然说:“永美,我们分手吧?”

我以为他是在开玩笑,说:“好啊,分手不分脚。”

丈夫严肃地看着我,一脸认真地说:“我是说真的,我爱上一个女孩,原谅我吧,都是我不对。但事到如今,我没办法了。”

这种打击无异于突然在我胸口捅了一刀,我只记得我的眼泪像断线的珠子,掉个不停。其他的,一概记不得了,脑子一片空白。

我不相信深圳是个大染缸,我也不相信爱情这么脆弱,我更不相信10年的婚姻会突然土崩瓦解。但事实摆在面前,我不得不面对。

这晚,我极为恨他,我甚至想,如果不是有小孩,我拿一把刀把他杀了,然后自己也自杀。

第二天早上,我送走小孩,给一位知心好友打电话,她已经在上班,不方便跟我聊太久。我心里空荡荡的,没有一点塌实感,平时有什么话都跟丈夫说,现在有话不知跟谁说。

我没有心思做早餐,这是我跟他结婚后第一次没有为他做早餐。我出去转了一圈,竟感觉没有地方可走,平时喜欢安静,在家里待惯了,想离开这个家,还真很不习惯。

我返回家时,他刚出门,我看到他眼眶也红红的。他说,我给你做了早餐。我不理他,心想,要离婚了,还装什么样子,去死吧。

我走进他的卧室,无意中发现他的枕巾也跟我一样,湿了一大圈。我突然想,他应该还是爱我的,否则一个大男人不可能哭这么久。我决定回老家一段日子,再考虑是否同意跟他离婚。

因为有小孩,我给他留了纸条,告诉他茶叶放在哪,他的袜子放在哪,小孩的衣服要天天洗,才放心出门。

那天到了飞机场,我还是不放心小孩,给他打了电话,要他一定去幼儿园接小孩。

婚纱照拍摄于离婚前夕

我在四川老家待了几天,不敢告诉父母亲,他们一直知道我们很恩爱,也没有问我为什么突然回家。

我每待一天,心里就失落一天,总是找不到活着的感觉。我期待着他能回心转意,我可以原谅他。尽管我的心很痛!

第四天,他主动打来电话,我以为他是跟我承认错误的,没想到他却问我:“考虑好了吗?”我气得把电话一摔,下决心跟他离婚。

他说,他可以把什么都给我,以后还每月给小孩1000元抚养费。我想,既然他不爱我了,强扭的瓜不甜,离就离吧,好在我有儿子,可以陪我度过后半辈子。儿子即使以后跟他一样坏,也不可能抛弃母亲。

我回深圳跟他签了离婚协议。他收拾了一点衣服,除了两套他最喜欢的西装和一双从法国带来的空调皮鞋,他什么都没要,准备第二天早上就搬走。

之所以要第二天早上再搬走,可能是对我们母子还有着一点亲情。结婚久了,夫妻之间即使没有爱情,也有亲情。

他虽然要走了,可我心里还是爱他。我强迫自己忘掉他,但强迫的感情毕竟不是真实的。

这夜,我辗转反侧。我嫁给他的时候,什么都没有,神不知鬼不觉地睡到他的床上,就算结婚了。而且等到孩子出生后我们才去补办了结婚证。曾经,我们常常商量,等有空时去补一张婚纱照,了却我作为一个女人的心愿。没想到,婚纱照还没照,就要离婚了。他这一走,以后连补婚纱照的机会都没有了,我以后跟孩子怎么交代?孩子会不会长大后怀疑他是我的私生子?

那晚,我不知哪根神经乱了,竟然主动问他:既然相爱一场,要离婚了,也留下点纪念吧,能否明天去补一张婚纱照?这样对小孩也有个交代,我可不愿意让他长大后怀疑自己是私生子。

他点了点头,面无表情地说:“可以。”

我问他:“那女孩真的比我好吗?为什么那么爱她?”

他摇了摇头,没有出声,一言难尽的样子。我没有再问。我想,反正他马上就不属于我的人了,问了也没有任何意义。

第二天,我们去福田区上步路一家婚纱店拍婚纱。两个将成为陌路的人,默默地配合化妆师化妆,配合摄影师摆姿势。在场的人都羡慕得嘴角开出两朵花来。

而我的心很酸,眼泪几次已经快流出来了,我都强忍着把眼泪逼回去。给我化妆的那个小姐很年轻,很清秀单纯,她看到我流着泪,以为我是很激动、流着幸福的眼泪,对我说,大姐,你很爱你先生吧?他看起来对你很好哦。她这么一说,我哇的一声,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的心很痛,我做梦也没想到,我一辈子梦寐以求的婚纱照,竟然是在离婚前夕拍的,命运给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

回家时,我当然不会去坐他的车。我恨他都来不及了,坐他的车简直是侮辱。但他却追了过来,强行拉我上车。拉了几次,我本来不会上的,但路边一座烂尾楼下的几位民工以为我们打架,纷纷围过来看。在气愤与尴尬之间,我还是选择了尴尬。他终于把我拉上了车。

在车里,他说:“我求你,就让我送你最后一次吧?”

我没有做声。

到了家里,我把他的东西扔了出去,告诉他快点滚蛋。他却不走了。他拿出那份离婚协议书,在我面前撕得粉碎,扔到垃圾桶里,然后泪流满面地说,“永美,原谅我这一次吧,在拍婚纱照时我就想,这一辈子欠你的太多了,补一张婚纱照是补不完的。你在离婚时还能为孩子和家庭着想,事实上还是很爱我,跟你相比,我显得懦弱而自私,根本不像个男人。更重要的是,我内心确实还是很爱你,我欺骗不了自己,我再也不会跟你离婚了,你就是赶我走,我也不走。”

他说着说着,就蹲下来抱着我的大腿,在我面前哭成了泪人。

晚上,小孩放学回家时,我们怕他看出破绽,装出很正常的样子。我也没赶他走,他也没走。

没想到我心一软,这一装,就把他的东西都放回了原处。

我没有问那女孩是谁,也不再提起以前的事。丈夫还爱着我才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我想快点忘记掉。不快乐的事,最好像烟雾,希望风很快把它们吹走。

今天晚上,我和丈夫看了你在报纸上的专栏文章,从晚上10点就想打电话给你,一直很矛盾,拖拉了两个小时,我们才鼓起勇气。说出来后,心里舒服多了。

今晚真的谢谢你,有个能倾听内心话的人,感觉比吃药还有助于治疗内心的困惑。

情感透视与分析

对待丈夫感情的出轨,一百个女人有一百种处理方法。有的人以报复来求心理平衡,有的人扯着丈夫的衣领上法院,有的人找“第三者”撕打成一团。但李永美是走一条独特的路线———在痛苦之后,给予宽容。

宽容是一副最好的药,它不仅比疯狂报复还能解决问题,有时还能解救爱情生命。

夫妻不管哪一方先有了第三者,另一方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不是偏见,也不是危言耸听。一个善于处理感情问题的人,要么能把配偶的婚外情掐死在萌芽状态,要么能在事情发生之后,处理得很完美。

现代爱情和婚姻已经越来越宽容,爱不是卖身契,谁都不是卖给对方,有缘分不妨白头到老,没缘分大可不必强迫对方跟你“从一而终”。该是你的,永远会是你的,不该是你的,强迫的婚姻没有任何幸福可言。

本文地址:http://www.shahaizi.com/wenzhang_gushi_3.php?id=14612&s=1217755054

赞助商链接
赞助商链接